首  頁
紹商人物
商會介紹
紹商案例
商會動態
視頻在線
商會公告
投資信息
商會會刊
專題新聞
四川動態
商會超市
紹商新聞
展會動態
政策法規
酒店介紹
會員風采
商會俱樂部
紹商人物
紹商人物
首頁 > 紹商人物 > 詳情顯示

朱文彪  常務副會長



 

朱文彪:活著,就是去做不朽的事
 文|李楊

 

 

       十八年前,1994,我國曾經輝煌的國企,走到了最為迷茫的年頭。他們或改制、或解散,以尋求最后的庇護。彼時,成都一家國企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同樣的難題。一番掙扎之后,這家國企毅然選擇走上改制的道路,力圖企業能夠得到保留。也就在此時,一家日本公司不期而至,主動尋求合作,讓這家深陷泥沼的國企看到一絲曙光。
       很快,合作以日方提供核心技術,中方提供勞動力的形式展開。投資僅為一百萬美金,新公司的規模非常小,員工數量也只有區區20來人,不過公司還是很快便運作起來,年底就實現了投產。盡管這次投資深遠地影響了這家國企的命運,但在當時的日方看來,這僅僅是一次試水性質的投資。說白了,即使虧損,也不會對母公司造成太大的影響,無關痛癢。
      時光轉瞬,當時的無心插柳之舉,卻是碩果累累,當時20多人的小公司,如今,已經擁有員工1300多人,而產值,則達到驚人的上百億元人民幣!
中方的這家公司,名叫四川成都成工工程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成工,上世紀50年代建立以來,一直是成都工程機械方面的拳頭企業。
      而日方的公司,名叫神鋼,集團公司全稱神戶制鋼所,創立于1905年,是擁有100多年悠久歷史的百年老鋪,日本工業三大主力廠商之一,世界500強企業。
       合作之初,神鋼曾提出,中方需要一個負責人,這個負責人,年紀需在40歲以上,懂英語,并且至少是個本科生。
 很快,成工便確立了一個最合適的人選。
     “雖然年紀不是很合適,但姑且,還是試試吧。”日方這樣說道。
      這個人,便是當時三十歲出頭的朱文彪。
      十八年后,誰也不曾想到,一個龐大的挖掘機“帝國”——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在他手中誕生。
 
       從農民的孩子到“天之驕子”
       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坐落于成都龍泉驛區。神鋼的廠區,和以往人們印象中嘈雜的廠區有很大的不同,這里沒有一絲油污,看不到漫天灰塵的景象,廠房干凈明亮,馬路寬敞整潔,全新的挖掘機停放得錯落有致,甚至連廠區停放自行車的地方,亦是井井有條。廠區里甚至有一個面積不小的人工湖,湖邊一座造型簡潔的日式小別墅。若到陽春三月,又是百花齊開。神鋼的廠區,說是一個公園,一點都不為過。
       “來我們這里參觀的領導,簡直多是得數不過來。”神鋼的工作人員驕傲地說道。
 誠然,一個公司形象的好壞,很大程度上,是取決于這個公司負責人的氣質、品味。能夠把一個常人印象中,理應嘈雜、散亂的廠區,建設地帶著這么幾分鳥語花香,朱文彪,定然有許多他人所不知的過人之處。
 作為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西南交大客座教授。朱文彪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也是一個令人尊敬的師長。他的出生,卻是非常貧寒的,甚至比他現在手下的許多工人的出生都要貧寒的多。
         然而,他卻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朱文彪出生在浙江上虞的一個農村家庭,父母都是沒什么文化的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一過便是幾十年,大半輩子,也就這樣過去。年幼的朱文彪從小就看遍了農民的辛苦,他們那里是個“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地方,農民為了擴耕,圍海造田,異常辛苦,卻依舊絲毫改變不了他們貧困的生活。
       “那是一種奴隸式的生活,我們應該通過生產方式的轉變來更好的改變自然。農民的孩子太苦了,人在自然面前太渺小。”回憶起自己兒時的生活,朱文彪異常感慨。小時候,他是個很調皮的孩子,但在親人和周圍的鄰居看來,他是周圍孩子的榜樣,是老師眼中根正苗紅的好學生,學習成績優異,在學校總是名列前茅。在朱文彪看來,學習,是唯一能夠改變自己人生軌跡的辦法,他讀書非常刻苦,到了高中,更是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瘋狂程度,死命地啃書。
        少年的朱文彪,有一個強烈信念,他希望農民的孩子在今后的生活中,能夠更輕松一些,哪怕只是能在勞動的時候偷偷懶,省省力也好。而這個信念,唯有依靠充足的知識,才可以實現。
        功夫不負有心人,1981年夏天,朱文彪的高考傳來捷報。自幼便非常崇尚科學的朱文彪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夢寐以求的工程機械專業。考上大學前,朱文彪看了不少大學,發現當時全國僅有兩所大學有工程機械專業,一個是上海同濟大學,另一個便是朱文彪的母校,西南交通大學。在海邊住慣了的朱文彪,一直認為山是非常神秘的,所以他選擇了靠近峨眉山的西南交大。那一年,朱文彪只身一人,踏上了前往四川的火車。
       峨眉山氣候潮濕,常年看不到太陽,這一點讓朱文彪有些不習慣,除此之外,朱文彪的大學生活比起高中,并沒有太大的改變,依舊是在刻苦讀書中度過。那時的朱文彪,還是個很害羞的大男孩,連吃飯,都不愿走出寢室。
       在那個大學生真正是“天之驕子”的年代,朱文彪畢業以后,被分配至成都工程機械總廠。朱文彪夢想的也就在這時開始走上了正規。
 與現在的大學生不同的是,大部分80年代畢業的大學生一旦畢業,也就意味著今后的前程似錦。朱文彪被分配到成都工程機械總廠以后,沒有妄自尊大,而是自愿從最底層開始做起,從工人做起。
       而這一做,就是整整七個年頭。這七個年頭,給予了朱文彪受之不盡的寶貴經驗,基礎的技能,知識的消化,對機械設備的熟悉……
       學以致用,大抵如斯。
       也就在這個時候,朱文彪升職了,他成了廠里的總工程師辦公室副主任,后來又調任到了質量處的副處長。

      神鋼的掌舵者
      在朱文彪升職以后,他卻反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長期的基層工作,讓他對廠里的底線工人,有了非常深刻的了解。他發現,大部分人,都非常浮躁,做事懶散成風,漫不經心。不單單是他們的廠是這樣,乃至于所有國企,乃至于整個中國。大鍋飯,讓人滿足于原地踏步,不思進取,閉門造車。
      這些長久以來積壓已久的問題,終于,在九十年代爆發,太多的國企像秋風掃落葉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消亡,剩下的一些,也不得不走上改制的道路。朱文彪在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以后,決定重返校園“充電”,他考取了研究生,攻讀英語專業。
 大凡這個世界上的成功人士,需要運氣,而在運氣降臨之前,所需要的積累,能力,卻更是不可或缺。時值1994年,朱文彪的人生軌跡再一次發生改變。日本神鋼主動伸來橄欖枝,讓成工有了咸魚翻身的機會。而日方所委派的中方代理人,最終也敲定朱文彪。
      天賜良機,眼光敏銳的朱文彪自然不會錯過,他成了新合資公司的中方經理,公司的副總經理。而當時,擺在朱文彪的面前的,是一大堆亟待解決的棘手難題。首當其沖的,就是改變以往的那種散漫風氣。
      經過半年的緊張籌備,94年年底,新公司投產。當時,全國的挖掘機市場不過數千臺。盡管國際上,這種具有更高效率的挖掘機早已成為主流,但當時國內的主流依舊是傳統的裝載機加推土機的配套組合,兩臺機器的成本僅為六十多萬,而一臺挖掘機的價格卻是九十七萬,于是很多人便有了一種花了近一百萬,卻只能買到一臺機器的心理。朱文彪所面對的問題不僅僅是打開銷路,還必須要一手挑戰對市場的傳統理念的顛覆。
      談及創業之時的艱辛,朱文彪卻是一笑而過。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樂觀的人,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從未悲觀。朱文彪有一支信得過、打不死的隊伍,他一直篤信,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收獲。創業之初,公司持續虧損,常年保持低位運行,在2001年之前,僅有一年實現盈利。
      然而天道酬勤,隨著市場的越做越大,朱文彪的公司也終于開始漸漸走上正軌。如今,朱文彪的公司,在全國的市場上份額已經占到了8%,人均年產值達到了驚人800萬。而最令朱文彪滿意的是,他們公司的口碑,在市場上一向是最好的,他們的挖掘機的質量,一直是所有同類產品中的佼佼者。就算是比之于國際上的大品牌,卡特、日立、沃爾沃,也是平起平坐。
 09年,朱文彪把已經越做越大的公司搬到了龍泉驛占地八十余畝的新廠區,這個干凈的廠區,讓朱文彪很是自豪,“我們這,比春熙路更好,更干凈。”
      當年的丑小鴨,已然蛻變。

      做不朽的事
      回顧朱文彪成功軌跡,就離不開他對科學的崇尚。在朱文彪看來,我們的這個時代,依舊充滿了許多問題,主流文化仍舊是農民文化,盡管已經是工業時代,但是科學卻始終缺乏其相應的地位,對科學的尊重和理解都還遠遠不夠。
      “說到底,需要對科學建立起一種崇拜。我們國家,做什么事都很粗狂,而科學卻需要你對任何事情都進行證實,證明出來,這件事好,好在哪里,不好,不好在哪里。而我們的文化當中,最多的確實漫不經心、馬馬虎虎、自以為是的想當然。”朱文彪一直很關注事實,關注科學的進步,可以說,作為成都神鋼工程機械有限公司的掌舵人,他看的更加清楚我們國家在科學當中的缺失。就拿他自己的神鋼來說,挖掘機的核心技術,在液壓這一塊,我們依舊差得太遠太遠。
      朱文彪一直希望,這個社會能建立起一種精神,一種崇尚科學精神,而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專家”。掃地的,是掃地的“專家”,運輸的,是運輸的“專家”。每個人都知道,在自己的領域里,如何工作地更加有效率,更具有安全性,成本更低。
      “很多人不愿意在底層工作,特別是現在剛畢業的大學生,心高氣傲,眼高手低。其實,只要你認真工作,認真提高自己的才能,所有的財富、榮耀,都會順理成章地自己來。”在朱文彪看來,文聘僅僅表示這個人受過某種程度的教育而已,而知識也只有在轉化為能力的時候,才能產生真正的價值。因此,在用人上,他常常把大學生下放到基層學習,公司給予了他們一個平臺,檢驗他們的品質,而這個平臺的好壞的打造,卻是需要他們自己去打造。朱文彪認為,現在的大學生,一畢業就喜歡找那種坐辦公室的工作,這是非常不進取的,年輕人用電腦去看世界,忽略了把知識比那成能力,難成大器。
      朱文彪一直認為,這個社會對一個人的評價,不是得到了多少,而是付出了多少。人們會記住你,是因為你對這個世界的貢獻。你怎么樣付出了,改變了什么了。現在,朱文彪就覺得自己的公司里氛圍特別好,簡單、健康、明朗。這正是他多年來孜孜不倦追求的。
      “一個人想要發展,就要不停的做事情,不要多想,不要斤斤計較,鼠目寸光,老老實實工作,鉆研課題,先融入這個社會。影響一些事情,改變一些事情。等過了10年、8年,就能夠多少改變一些事情,乃至主宰一些事情。”朱文彪說,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足足用了26年,如果有一個年輕人,比他聰明一倍,也要13年才能完成。在朱文彪眼里,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奮斗的過程,只有把所有事,都做到盡善盡美,永遠用最好的標準衡量自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才能獲得成功。
      成功,從來都是一件腳踏實地的事。
 盡管,現在朱文彪已經做到了大多數人一輩子都無法做到的事,但是,他還是覺得有太多的事要做,就拿他的公司來說,機械的大型化,小型化,現地化零件的大量推進,人才的培訓儲配,市場進一步開闊……
      “每個人一輩子的事都是做不完的。要留下一些事 給后來的人做。有一天,我會退休。但還有些事,是可以不退休的。比如,到學校里面給孩子講講課。等我老了,我就去海南辦個希望小學,哪怕做個門衛都行,我很喜歡孩子。培養人才,是一本萬利的事情。我們的社會還需要更加崇尚科學,對科學要像對宗教一樣崇拜,把自己的事業看得非常圣神。讓你的眼睛散發光明,心靈充滿光芒。人活著要用你的正面要去做影響,這就是價值,這就是不朽的事。”
      做不朽的事,這,就是朱文彪最大的愿望。

 


      十八年前,1994,我國曾經輝煌的國企,走到了最為迷茫的年頭。他們或改制、或解散,以尋求最后的庇護。彼時,成都一家國企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同樣的難題。一番掙扎之后,這家國企毅然選擇走上改制的道路,力圖企業能夠得到保留。也就在此時,一家日本公司不期而至,主動尋求合作,讓這家深陷泥沼的國企看到一絲曙光。
 很快,合作以日方提供核心技術,中方提供勞動力的形式展開。投資僅為一百萬美金,新公司的規模非常小,員工數量也只有區區20來人,不過公司還是很快便運作起來,年底就實現了投產。盡管這次投資深遠地影響了這家國企的命運,但在當時的日方看來,這僅僅是一次試水性質的投資。說白了,即使虧損,也不會對母公司造成太大的影響,無關痛癢。
      時光轉瞬,當時的無心插柳之舉,卻是碩果累累,當時20多人的小公司,如今,已經擁有員工1300多人,而產值,則達到驚人的上百億元人民幣!
      中方的這家公司,名叫四川成都成工工程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成工,上世紀50年代建立以來,一直是成都工程機械方面的拳頭企業。
      而日方的公司,名叫神鋼,集團公司全稱神戶制鋼所,創立于1905年,是擁有100多年悠久歷史的百年老鋪,日本工業三大主力廠商之一,世界500強企業。
 合作之初,神鋼曾提出,中方需要一個負責人,這個負責人,年紀需在40歲以上,懂英語,并且至少是個本科生。
 很快,成工便確立了一個最合適的人選。
     “雖然年紀不是很合適,但姑且,還是試試吧。”日方這樣說道。
      這個人,便是當時三十歲出頭的朱文彪。
     十八年后,誰也不曾想到,一個龐大的挖掘機“帝國”——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在他手中誕生。
 
      從農民的孩子到“天之驕子”
      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坐落于成都龍泉驛區。神鋼的廠區,和以往人們印象中嘈雜的廠區有很大的不同,這里沒有一絲油污,看不到漫天灰塵的景象,廠房干凈明亮,馬路寬敞整潔,全新的挖掘機停放得錯落有致,甚至連廠區停放自行車的地方,亦是井井有條。廠區里甚至有一個面積不小的人工湖,湖邊一座造型簡潔的日式小別墅。若到陽春三月,又是百花齊開。神鋼的廠區,說是一個公園,一點都不為過。
      “來我們這里參觀的領導,簡直多是得數不過來。”神鋼的工作人員驕傲地說道。
 誠然,一個公司形象的好壞,很大程度上,是取決于這個公司負責人的氣質、品味。能夠把一個常人印象中,理應嘈雜、散亂的廠區,建設地帶著這么幾分鳥語花香,朱文彪,定然有許多他人所不知的過人之處。
 作為成都神鋼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西南交大客座教授。朱文彪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也是一個令人尊敬的師長。他的出生,卻是非常貧寒的,甚至比他現在手下的許多工人的出生都要貧寒的多。
      然而,他卻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朱文彪出生在浙江上虞的一個農村家庭,父母都是沒什么文化的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一過便是幾十年,大半輩子,也就這樣過去。年幼的朱文彪從小就看遍了農民的辛苦,他們那里是個“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地方,農民為了擴耕,圍海造田,異常辛苦,卻依舊絲毫改變不了他們貧困的生活。
     “那是一種奴隸式的生活,我們應該通過生產方式的轉變來更好的改變自然。農民的孩子太苦了,人在自然面前太渺小。”回憶起自己兒時的生活,朱文彪異常感慨。小時候,他是個很調皮的孩子,但在親人和周圍的鄰居看來,他是周圍孩子的榜樣,是老師眼中根正苗紅的好學生,學習成績優異,在學校總是名列前茅。在朱文彪看來,學習,是唯一能夠改變自己人生軌跡的辦法,他讀書非常刻苦,到了高中,更是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瘋狂程度,死命地啃書。
      少年的朱文彪,有一個強烈信念,他希望農民的孩子在今后的生活中,能夠更輕松一些,哪怕只是能在勞動的時候偷偷懶,省省力也好。而這個信念,唯有依靠充足的知識,才可以實現。
      功夫不負有心人,1981年夏天,朱文彪的高考傳來捷報。自幼便非常崇尚科學的朱文彪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夢寐以求的工程機械專業。考上大學前,朱文彪看了不少大學,發現當時全國僅有兩所大學有工程機械專業,一個是上海同濟大學,另一個便是朱文彪的母校,西南交通大學。在海邊住慣了的朱文彪,一直認為山是非常神秘的,所以他選擇了靠近峨眉山的西南交大。那一年,朱文彪只身一人,踏上了前往四川的火車。
      峨眉山氣候潮濕,常年看不到太陽,這一點讓朱文彪有些不習慣,除此之外,朱文彪的大學生活比起高中,并沒有太大的改變,依舊是在刻苦讀書中度過。那時的朱文彪,還是個很害羞的大男孩,連吃飯,都不愿走出寢室。
      在那個大學生真正是“天之驕子”的年代,朱文彪畢業以后,被分配至成都工程機械總廠。朱文彪夢想的也就在這時開始走上了正規。
 與現在的大學生不同的是,大部分80年代畢業的大學生一旦畢業,也就意味著今后的前程似錦。朱文彪被分配到成都工程機械總廠以后,沒有妄自尊大,而是自愿從最底層開始做起,從工人做起。
      而這一做,就是整整七個年頭。這七個年頭,給予了朱文彪受之不盡的寶貴經驗,基礎的技能,知識的消化,對機械設備的熟悉……
      學以致用,大抵如斯。
      也就在這個時候,朱文彪升職了,他成了廠里的總工程師辦公室副主任,后來又調任到了質量處的副處長。

 
版權所有(C) 成都紹興商會
地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街牛王廟段100號商會大廈A座15樓  蜀ICP備11000420號-1  網站建設 一路行科技
電話:028-87017736  傳真:028-61308069  郵編:610071  郵箱:[email protected]
广西快3号码遗漏